<dd id="kic22"><optgroup id="kic22"></optgroup></dd>
  • <nav id="kic22"></nav>
  • 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輿情久久難平!“買賣婦女同罪”修法大概率會來

    來源:  企觀銳角度       作者:張然      發布時間:2022-2-25 09:31  |  

    很少有哪個事件,能像“豐縣事件”此次一樣,輿情像連續劇,高潮一波接著一波。

    正如“每個人眼中都有每個人的豐縣”一樣,每一個領域也都有每一個領域的豐縣。對傳媒界、社會學界、法學界甚至女權等領域而言,豐縣都是一個“絕佳”的題材和案例。

    伴隨“豐縣事件”輿情不斷發酵,法學界針對收買被拐婦女刑責偏低的問題,產生了激烈爭論。法學家的解讀中,拐賣和收買兩種行為受到的懲罰不一樣,收買婦女竟然比收買一只鸚鵡判得還低。

    法學觀點傳遞到普通民眾這里,大家普遍認為,豐縣事件揭露出的拐賣婦女之惡,再重的懲罰都不為過。這個時候,修改法律,成為“豐縣事件”一種普遍的呼聲。

    經此事件之后,“買賣婦女同罪”修法大概率要來了。

    民有所呼:提高收買婦女罪責

    先來看刑法相關的條文。

    對收買行為,我國《刑法》第241條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對收買的婦女、兒童有強奸行為的,按強奸罪定;如果有非法剝奪、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傷害、侮辱等犯罪行為的,則按照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或侮辱罪相關規定來判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的,可以從輕處罰;按照被買婦女的意愿,不阻礙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對拐賣行為,《刑法》第240條規定,拐賣婦女、兒童的,處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有加重情節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單從文字來看,兩則法律條文第一款規定的起刑點,收買行為明顯低于拐賣行為。又因為在實踐中,收買了婦女后,很難確認伴隨的強奸、非法拘禁、故意傷害等行為,所以就產生了法學專家們的爭論。

    很多學者認為,對收買行為處罰不足,縱容了拐賣婦女罪的發生。他們認為,修法提高收買行為的起刑點,非常有必要。

    其實,法學界對該條款一直都有爭論,認為該條款缺乏對婦女兒童的保護。為此,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曾做出一次修改,對收買行為的懲罰力度有所提高。但在很多人看來,力度還遠遠不夠。

    調整之前,“刑法修正案(八)”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不阻礙其返回居住地的,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責任。

    “刑法修正案(九)”對此做出調整:對不阻礙解救兒童的改為“可以從輕處罰”,對不阻礙被買婦女返回居住地的改為“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修改后,對收買被拐婦女兒童的行為一律追究刑事責任,不能免除處罰。當時,法學界評價認為,懲罰力度加大了,對于買方行為具有震懾作用,長久來看可以減少需求,從源頭上減少拐賣婦女兒童的發生。

    “豐縣事件”之后,學者再次拋出觀點,認為如今對收買行為的處罰力度依然不夠,買、賣婦女應該同罪。

    新媒體時代,全民圍觀,拐賣婦女之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清晰地被呈現出來。嚴懲罪惡的呼聲,也愈加鼎沸。

    收買與拐賣,在《刑法》中稱為對向犯,如非法買賣槍支、買賣假幣等行為一樣,一方提供,一方接收,共同來完成。

    雖然對向犯的買、賣雙方并不必然要同罪同罰,但在很多人看來,鑒于對婦女兒童保護價值的不足,囿于現實中對收買行為威懾力度不夠等原因,修法提高懲戒力度,就成為社會最迫切的期望。

    法有所應:熱點事件推動法治進程

    社會熱點事件推動立法或修法,一直有很多先例。

    2009年,貴州省習水縣5名公職人員涉嫌嫖宿幼女,案件涉及10多名女性,其中3名未滿14歲,其余受害者均未滿18歲。貴州當地以“嫖宿幼女罪”起訴當事人,按嚴重情節判處,最高能判有期徒刑15年,而按照強奸罪中奸淫多名幼女的情節,最高則可判死刑。

    嫖宿幼女,一方面會被作惡者利用,從而減輕刑罰。另一方面,對心智仍不成熟的幼女來說,嫖宿本身帶有污名化的標簽,與幼女的人格尊嚴、身心健康的維護格格不入。

    在不斷發生的惡劣事件下,廢除嫖宿幼女罪逐漸成了學界和民間的普遍呼聲。2015年,嫖宿幼女罪在“刑法修正案(九)”表決稿中被刪除,正式施行后,嫖宿幼女視同奸淫幼女從重處罰。

    2003年,剛大學畢業兩年的27歲青年孫志剛,因未攜帶任何證件,在廣州市被派出所民警帶回詢問,隨后被作為“三無”(即無身份證、無暫居證、無用工證明的外來人員)人員送至收容遣送所。在這個過程中,孫志剛被活活打死。

    在媒體和學者的關注下,在輿論的圍觀和熱議下,幾個月后,國務院就公布施行《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而這部要了孫志剛性命的舊法規《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同時廢止。

    《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的出臺,也是因為熱點事件的推動。前幾年,董存瑞、邱少云等英雄人物被一些網友調侃、惡搞,通過網絡傳播,備受輿論關注。為加強對英雄烈士的保護,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相關法律從提請審議到正式施行,用時不到半年。

    當有所為:天下無拐還要多頭并進

    對提高收買被拐賣婦女者的刑責,學者表示:“如果天塌下來,正義才能得到實現,那就塌吧?!?/p>

    學者還表示:刑法只是社會治理手段的最后方法,它能解決的問題很少很少,幻想通過對個罪刑罰的提高來解決收買婦女兒童問題只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但是,刑法依然要有所作為。

    沒錯,拐賣婦女兒童,是一個綜合性的社會問題。法律的作用不能低估,但也不要期望太高。

    無論修法的現實需求有多必要,無論法學家們呼吁的言論多漂亮,都要清醒地看到現實環境。當事情發生后不需要一個又一個回應版本的時候,當整體秩序運行始終保持嚴密謹慎的時候,當基層生態不再成為解決問題障礙的時候,法律的效用就會充分彰顯。

    所以,對一個社會問題來說,各個領域齊頭并進共同前行,才是紓解良方。現在,既然問題出來了,癥結清晰了,各個條塊就應行動起來,先從修改法律開始。

    讓推動良法善治來守護婦女的自由和尊嚴,讓嚴法重刑敲醒收買者的認知和良心,每一次重大社會事件后,都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對婦女兒童的保護,一直是社會關注的重點。即將到來的兩會,有關“修法提高收買被拐婦女罪責”的建議一定不會少。專家也樂觀地認為,經過此次事件之后,修改法律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拐賣婦女兒童,涉及方方面面,有作惡者,有幫兇者,有縱容者,也有無知者。讓無知者有知,讓縱容者警醒,讓幫兇者心驚,讓作惡者膽寒。所有人都罪有應得,則天下無拐。


    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企觀銳角度”獲取更多原創內容

    (編輯:王星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看望農業界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界委員
    李克強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
    國資委黨委召開央企黨建工作述職會
    北京冬殘奧會舉行開幕式
    我國首個自營深水油氣田全部投產
    我國精細化工產品通過“中歐班列”出口歐洲
    融媒體更多

    巧言令色!好麗友危機公關竟然甩鍋給翻譯軟件

    致嬰兒死亡?!雅培奶粉遭全球圍堵的真相|銳見

    不聊戰爭聊聊民生:春節假期能到10天嗎?|銳見

    時評更多
    久久精品在99re在线,亚洲AV欧美日韩AV一区二区,原创国产包包品牌有哪些,手机在线观看2019成人午夜福利,主播国产在线日韩,在线 午夜 图片 视频免费观看,美国产的萝莉罗晋,国产网红刘婷有多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