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kic22"><optgroup id="kic22"></optgroup></dd>
  • <nav id="kic22"></nav>
  • 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化石能源價格大漲暴露了什么

    來源: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張抗 張立勤      發布時間:2022-2-28 12:05  |  

    油價漲到90美元/桶以上其實不是偶然,而是2021年至今化石能源價格整體上漲的表現之一——除它之外,煤炭天然氣等能源價格漲勢更加驚人。

    據國際能源署2021年12月初的報告,化石能源價格上漲最初出現在德、英、荷等國,尤以補充電力不足首選的天然氣為甚,進而迅速波及全球各類能源。歐洲和亞洲天然氣的基準價格先后創下歷史新高,達到2020年5月低點價格的10倍,美國氣價也達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天然氣的短缺使歐洲更加依賴海上LNG進口,其LNG價格甚至超過以“亞洲溢價”而著稱的東亞氣價。如2021年12月LNG歐洲現貨價為48.5美元/百萬英熱單位,而東亞為41美元/百萬英熱單位。這種現象為歷史上罕見。以致出現一艘從美國墨西哥灣駛向亞洲的LNG船已到達印度洋卻又奉命調頭駛向歐洲以求賣出高價的怪現象。

    氣價因供應不足大漲迫使許多已大幅度減煤的國家重新啟用煤炭。2021年10月下旬歐洲三大主要港口動力煤價同比漲逾260%,荷蘭期貨價較上一季上漲440%。據統計,歐洲連續兩年下降的煤炭消費量2021年大幅反彈,年增長6%、煤炭發電量增長21%。德國化石燃料發電達56.9%,其煤電占31.9%。英國不但保留了一批原擬關閉的煤礦,而且又啟動一批已停產的煤礦。歐美的煤價達到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被迫增加煤電成為全球普遍的應對缺能的舉措。世界十大煤企一改過去萎靡的狀態全部開足馬力以應對燃眉之需。以中國神華、中煤集團、西伯利亞煤炭、印度煤炭、澳大利亞必和必拓等出力最多。印尼2021年煤產量達6億噸的歷史峰值,由于國際煤價(海運煤炭價格普遍超過100美元/噸)明顯高于國內煤炭價格而使出口量劇增,以致約2/3的煤用于出口。這嚴重影響了以煤電為主的國內能源供應。主要電廠庫存漸枯而面臨大規模停電的危險。于是印尼政府動用“國內市場義務”條款,規定自 2022年1月1日起暫停全部煤炭出口1個月。該條款規定所有煤礦必須首先以每噸不超過70美元(約合446元人民幣)的價格向國內市場供應25%的年產量,否則禁止其出口煤炭或被處罰。

    化石能源價格全面上漲,加上氣候因素使風、光、水電等發電量降低的推動,電價飆升。意大利、西班牙、德國電價較上一年漲幅分別達166%、167%、170%。

    當2022年的日歷已經掀開的時候,能源價格依然在高位上起伏。

    漲價的深層次原因

    轉型初期能源構成中的問題

    對于2021年下半年的能源價格大升及其所帶來的影響,媒體多稱其為能源危機并與此前的多次石油危機相對比。但也有人認為其歷時可能較短、影響也不夠大,寧可稱之為能源短缺,甚至只不過是一次較為嚴重的市場動蕩,一次從供應“過?!钡焦熬o張”的轉型陣痛。怎么稱謂并不重要,卻也反映了人們認識的差異。價格暴漲總要與供應短缺相聯系,然而目前化石能源并不是“自然地”供不應求,而是全球能源轉型“人為地”壓減化石能源在供給中的數量和份額。

    人們對環保的期待形成對能源轉型的巨大壓力,快速減碳似乎成為“政治正確”的標尺,急于求變。轉型初期人們幾乎把目光全集中于扶持非化石能源(特別是作為“新生事物”的風能、光伏等)迅速壯大,使其早日實現規?;a并具備在經濟上逐步取代化石能源(首先是碳排放量最大的煤炭)的能力。許多國家給予風電光伏的生產和消費以名目不同的補貼,有的國家甚至一度強令電網收購風能、光伏的電力而置其他能源的發電于不顧。激進的能源構成改變使風光能源的某些數字快速增長,卻往往造成其裝機容量明顯大于實際發電量的困境。更重要是,在風光電力的上中下游之間,在與其他能源之間未能形成有機的嵌合。這使之缺乏在市場環境中的生命力。

    在《巴黎協定》生效后各國加大了能源轉型的進度,于是在一些先進國家風能、光伏為首的非化石能源比例大增,而天然氣的比例也有所增加。以德國為例,其油、氣、煤、核電水電、風能光伏的比例在2000年依次為39.3%、21.6%、25.1 %、13.9%、0 %(因比例其小而忽略不計),而在2020年上述各數比例為34.7%、25.8%、15.2%、6.1%、18.2%。其中,增加最快的是風能光伏、減少最多的是煤炭(-9.9%)。與其類似的還有意大利,風電光伏亦占18.4%,且其天然氣的占比大于油更大于煤。意大利和英國已經進入天然氣居能源消費首位的“天然氣時期”。國家、公司紛紛不同程度地削減甚至停止對化石能源(特別是煤炭)投資,使之總體上處于被動,產量上升極緩甚至萎縮狀態,價格也處于低谷中。法、德、意等傳統產煤國三年前就關停了全部煤礦,英國也步其后塵。歐盟議會甚至提出全區域停止開挖煤礦(遭到波蘭等國的拒絕)。油氣企業為了生存往往僅開發已建產能中最優質高效的部分,其生產只需滿足用戶當前的需求。形象地說,“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

    綜上所述,這種新形成的能源構成格局是非化石能源在特殊政策優惠和指令性要求下迅速發展的產物,它尚缺乏頑強的生命能力而表現出較弱的適應性,可視為不夠成熟的能源構成。

    風能、光伏和水電等無碳的優點是無可置疑的,缺點是“靠天吃飯”,其可輸出電量都容易隨氣候的變化而變化。特別是當幾種產生負面影響的因素相疊加時,其造成供應縮減量和所影響范圍之大就遠超過人們預料和一般性的調峰補缺措施的能力。即使可調用“額外的”化石能源用于補缺也必然影響其原有的供需鏈,從而形成范圍更大的供應短缺。而這種短缺正是促使油氣煤和電力價格大漲的根本原因。

    多種因素疊加

    2019年末爆發并迅速影響到全球的新冠疫情大大削弱了經濟的活力,以致出現了普遍性的經濟發展停滯乃至倒退。與之相應,能源的供應、需求在疫情高發期皆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油價也下降到最低點,以致出現了到期的期貨以負油價結算。它的“第一大沖擊波”在2020年夏有所減弱。這在中國表現的特別明顯而后經濟出現恢復性上升、油價也出現反彈。需求側并不需要多少實際投入就使其環比高速上升。而對于長期處于被壓縮狀態和缺乏足夠投資的化石能源生產來說恢復卻需要一定的條件,其速度自然會慢于需求的增長。這就使世界能源市場出現相對供不應求的態勢,引發了這一輪能源價格上升。在歐洲上一個漫長的寒冬和其后的酷暑使天然氣庫存大為降低而卻難以為入冬做及時的補充,2021年10月的庫存僅為滿負荷的75%。夏末秋初風電量突然大面積滑坡,比近5年的均值低45%。長期干旱使水電難有作為,而突發的洪水又使德、荷的電力設施大面積受損。諸多額外的因素加大了能源短缺,助長了2021年下半年能源價格迅猛的長勢,并從歐洲迅速波及全球?!拔萋┢赀B陰雨”,在2021夏秋之際歐洲出現了一系列“偶然”事件加重了能源短缺。多國(包括我國)出現了短期局部性拉閘限電。

    本世紀以來在影響國際油氣供應和價格上曾經叱咤風云的歐佩克(OPEC)的作用已大為減弱。為了應對日趨復雜嚴峻的油氣形勢,被迫與其他石油輸出國(俄羅斯是其重要一員)聯合起來形成OPEC+。它們可以在共同利益的背景上達成協議決定石油生產的總數量及各國的份額。在石油價格過高影響到需求下降經濟正常發展時可以順應要求達成增產協議以降低油價。反之,則決定適當減產。但在具體執行中各成員國還是有一定的自主權,超越和低于給定的配額情況時有發生。這次油價大升,使各成員國獲得了久未有之的機遇大賺了一把。對于要求其大幅度增產原油的建議首先遭到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等有巨量剩余產能國家的拒絕。2022年1月4日歐佩克月度會議上仍然堅持延續7個月的僅增產40萬桶/日的意見。于是油價當日就升至80.5美元/桶。直到2022年1月末才開始接受增產石油的建議。

    在經過能源轉型長期的蘊釀和《巴黎協定》之后越來越多的具體規定的出臺,低碳環保已經對人們內心造成巨大的影響和壓力。似乎化石能源已經是夕陽產業了。必須注意到心理壓力下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被放大,帶有偶然性的“黑天鵝”“灰犀?!笔录?,甚至能源小的起伏都會在市場上產生價格的大波動。如俄羅斯到德國的北溪-2天然氣管線即將聯通的消息使美國、亞洲和歐洲三大天然氣市場價格均出現不同程度下跌,荷蘭天然氣期貨大幅下跌26%,創歷史最大的周跌幅。而后來事實證明該管線至少在2022年春夏甚至到下半年才有可能通氣。影響最大的是普遍對化石能源喪失信心,認為其大幅減產已迫在眉睫,從而削減對油氣產業的投資。股東紛紛撒資使股值下跌?!熬G色金融”成為時尚,許多銀行、基金都按狹義的綠色標準宣布不再給化石能源企業、項目貸款。沒看到在近、中期化石能源(包括煤炭)的碳減排是對環保最現實的巨大貢獻,核電和水電的負面影響是可以排除的。煤礦成批關閉在歐美已不是新聞。近來許多大型石油公司修改了其經營方針和發展方向,有的大幅度降低油氣所占份額,拋售油氣資產。為了適應“民意”甚至紛紛改名,以強調自已不只是搞油氣而是向綜合性能源公司邁進。如2021年5月著名的道達爾石公司股東大會決定改名為道達爾能源公司,但并未能改變油氣依然是其收入最大來源的事實。但一些公司不顧自己國家油氣的巨大需求和資金的緊缺,紛紛投資于其并不熟悉也缺乏人才儲備的新能源業務,效果并不理想。

    化石能源將長期存在

    《巴黎協定》已經開始實施,各國都有程度不同的作為,人們期待看到其好的效果。但突然爆發的能源價格大漲,帶來不小的社會經濟動蕩,反到要以化石能源的增產來解救。這促使人冷靜地審視原有的認識。

    非化石能源為零碳能源,在21世紀中期將取代化石能源成為能源的主體。這一點是沒什么爭議的堅定不移的發展方向,但對化石能源的削減應穩中求進。因為化石能源將長期存在,某些國家轉型初期還可能有所增長。

    按照“雙碳”目標的要求國內外所做的各種預測都表明:到21世紀中期化石能源仍然有相當數量的存在。如國際能源署在最近的預測中提到:油氣在2050年仍然要提供20%的能源。但若干僅從減碳目標出發倒推分配化石能源應存量的預測思路(這在尚無實踐經驗無大量數據時所做的預測中是難以避免的)卻對能源轉型初期化石能源的削減提出了過高要求。從實事求是因地制宜的原則出發應對目前處于不同經濟發展水平、不同能源構成時期的國家提出不同的要求。

    如果不考慮化石能源在經濟和生活中的巨大作用而進行理想化的過激轉折,就可能有使全球面臨能源市場供應短缺價格飆升進而激發社會動蕩的風險。即使對少數已處于天然氣時期(天然氣居能源構成首位)的國家能源轉型也不能操之過急,需要保有相當的化石能源份額以獲得應對復雜情況時的主動權,并在不能完全預測的供應風險中起保供兜底作用。而對大多數仍處于石油時期甚至煤炭時期的國家來說則更要允許其完成從煤炭時期經石油時期到天然氣時期,進而到非化石能源的歷史進程。

    能源發展的速度可以加快但發展階段難以逾越,難以一蹴而就。這個過程是曲折的,特別是在其初期許多國家同時承擔著兩個任務:既要增加化石能源供應總量又要碳減排。這就可能在一個時期內出現化石能源(包括煤炭)的消費量增加的現象,如2020年底全球煤炭消費已恢復到疫前水平,進而在2021年四季度消費量又同比增加3.5%。

    謹慎降低化石能源比例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苯洕l展中的許多事例警告我們,即使沿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也要選擇合適的路線和速度,否則欲速而不達。過于激進(因而有片面性)的方案往往會造成“運動式”的行動、一刀切的要求。這次能源價格暴漲和引發的經濟動蕩再一次提醒我們必須實事求是從實踐中總結經驗教訓,深入認識能源轉型與經濟-社會變革的復雜性、艱巨性。先立后破就是要求統籌全局、要求將傳統能源逐步退出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基礎上。絕不是對化石能源一個“減”字、對非化石能源一個“加”字所能概括的。中國的產業結構中第一二產業占比偏高、單位GDP能耗高,對高排放高能耗產業發展的遏制節奏控制不當將導致供需失衡。

    非化石能源的主體是風光發電,“靠天吃飯”的特點使其很難做到穩字當頭。當它處于谷值區時需要別的能源(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主要指化石能源)填谷補缺并要為其“額外的”付出而承擔經濟補助,而在峰值區又需要有相應的儲存能力。它們不僅要額外的經濟投入也要相當程度的相互嵌合。目前規模儲電是相當困難的,不僅經濟損耗巨大,許多儲電手段也缺乏安全性。顯然,我們絕不能僅看到其目前所達到的裝機容量數字而忽略其實際運營時的困難。所幸,這一切都在本次能源困境中的歐洲有較充分的暴露。它使人們更深刻地理解了轉型時穩中求進先立后破有序推進能源結構調整優化的必要性。

    違背先立后破原則的表現之一是過早地持續削減對油氣的投資。強調僅發展“綠色金融”的歐洲投資銀行行長表示:歐洲需要確保將不再使用化石燃料。這類論調不但使其難以應對這次并不大的能源供應短缺,而且將影響直到本世紀中期的油氣供應安全。全球近年投資幅度降低較大,2020年油氣上游投資僅3410億美元比2019年前又下降了25%左右,創15年來新低。連續的投資降低使2021年油氣發現數量為75年來最低。而中期內油氣上游投資必須增長到5420億美元才能滿足油氣持續性的需求。某些經濟界人士過分強調對不合乎其片面理解的“綠”者一律不給支持。這種一刀切的削減投資恰是此次能源—經濟大波動發生的基礎背景。

    轉型路徑必須符合中國實際

    中國的能源結構現狀和資源基礎

    首先必須明確中國目前仍然處在化石能源時代的煤炭時期。2020年在一次能源消費構成中煤炭占比仍高達 56.6%,而非化石能源僅占15.7%(其中負有很高期望值的風電光電僅占 5.4%)。這意味著我國能源轉型的任務特別艱巨。而中國的資源基礎卻是(相對)富煤貧油少氣。這就要求我們盡量避短揚長。對尚需大量進口的油氣應盡量減少用于燃料而加快油氣化工的發展,天然氣優先滿足民用而不能主要使用于氣電。而在滿足能源剛性增長的需求和為所占比例不斷提高的非化石能源填谷補缺時必然要使用價格低廉的清潔煤電??傊?,中國的能源結構現狀和資源基礎是我們考慮能源轉型路徑的立足點和出發點。這與西歐北美有很大的不同,對此決不能掉以輕心。

    節能減排能源轉型必須與經濟比較快速地發展相配合

    中國作為發展中的社會主義大國必須以較快的速度高質量發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這就要求同時完成經濟持續發展和實現能源轉型兩項艱巨的任務。這也意味著實現“雙碳”目標的轉型路線是否正確要以能否在環境保護的前提下促進經濟的持續發展為檢驗標準,以保障能源安全為前提。在接受這次能源價格大漲帶來的經驗教訓基礎上我們可以更正確地掌握兩項艱巨任務的統一,實現因地因時制宜、先立后破、穩中求進的能源轉型和經濟發展,并為以后糾正可能不斷出現的轉型路線跑偏做好精神準備。

    把能源的飯碗端在自己手里

    保障能源安全是國之大計。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勝利油田時指出:“石油能源建設對我國意義重大,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里?!痹诿媾R百年未有的大變局和完成民族復興、國家富強的歷史任務的新征途中,我們應把握能源發展的主動權,要“料敵從嚴”,準備應對人為的自然的多種負面因素疊加而出現的嚴峻局面,要穩步提升我國在全球能源治理中的話語權影響力。

    為此,在化石能源中要特別關注油氣。目前我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油氣進口國,石油天然氣進口依存度已經分別達74%、43%。而它們都仍有不斷增加的趨勢。這不能不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我們發展戰略上的主動權。特別是近年來石油的穩產和小幅度增產主要依托老油田挖潛,第三次向新區新領域進行戰略性開拓的任務一直沒能完全實現。

    從對我國近年來《全國油氣礦產儲量通報》的詳細研究中可以看出這樣的幾個現實。

    近年來新增加的探明經濟可采儲量都小于當年的實際產量,入不敷出的局面使已經明顯下降的產量缺乏持續發展能力。更令人關注的是,剩余探明經濟可采儲量(這正是國際上所指的“儲量”)中存在多年未能投入開發部分,而這部分實際上在現今技術和經濟條件下仍難有經濟效益。在擠掉這部分“水分”后,比較真實的現存經濟可采儲量理論上只夠開采10年左右。我國大規模開發天然氣比石油晚一個“相位”。石油已進入穩產階段后期、剩余探明經濟可采儲量和產量出現降勢,而天然氣現今仍處于穩產階段前期、產量呈升勢。而如果不進行戰略性開拓,一段時間之后也會出現與現今石油類似的情況,難以承擔天然氣在由化石能源為主向非化石能源為主轉換中的過渡性能源作用。

    正是基于以上情況,在中央的多次相關文件和三大油公司報告中都一再提出了今后應“加強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的問題。而解決這一問題的根本途徑是在國家的統一組織安排下實施新一輪(第三次)油氣勘探開發的戰略接替,實現油氣在新區新領域的開拓,賦予我國油氣以新的生命力,迎接油氣儲、產量的再一次大提高,補上國產油氣不足這項能源供應的短板。本世紀以來油氣界所做的艱苦努力證明這不僅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方向已經明確,路徑也逐漸清晰,穩中求進的中國能源必定會以越來越穩健、逐漸加快的速度發展,保障在新世紀征程前進的中國經濟增長、環境美好。

    (編輯:王星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看望農業界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界委員
    李克強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
    國資委黨委召開央企黨建工作述職會
    北京冬殘奧會舉行開幕式
    我國首個自營深水油氣田全部投產
    我國精細化工產品通過“中歐班列”出口歐洲
    融媒體更多

    巧言令色!好麗友危機公關竟然甩鍋給翻譯軟件

    致嬰兒死亡?!雅培奶粉遭全球圍堵的真相|銳見

    不聊戰爭聊聊民生:春節假期能到10天嗎?|銳見

    時評更多
    久久精品在99re在线,亚洲AV欧美日韩AV一区二区,原创国产包包品牌有哪些,手机在线观看2019成人午夜福利,主播国产在线日韩,在线 午夜 图片 视频免费观看,美国产的萝莉罗晋,国产网红刘婷有多贱